Writing in Longyuan: The Selected Writings of Zheng Qian

Zheng Qian

  • PublishedAugust, 2021
  • Binding平裝 / 21*14.8 / 496pages / 單色(黑) / 中文
  • Publisher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 SeriesAcademic Research Series 6
  • ISBN978-986-350-478-8
  • GPN1011001065
  • Price NT$690
  • Paper Books San Min Books / wunan / books.com.tw / National Books / iRead / eslite / TAAZE /
  • EISBN(PDF)978-986-350-501-3

中國古典詩詞曲研究家鄭騫教授博學強識,泛覽文史典籍,時有會心,遂有種種旁出之考證,如考證杜甫、陳後山、陳簡齋、朱敦儒等人之生卒年,以及西廂記版本等。鄭教授對碑帖字畫之研究,又有〈唐碑七種考證〉、〈龍淵談藝錄〉、〈董源龍宿郊民圖正名〉、〈金代畫家武元直及其赤壁圖〉等作,更有古代天文之〈八風彙考〉、〈窺天偶錄〉等。鄭教授晚年頗多讀書札記,雖言簡而意賅,讀來不僅增廣見聞,更覺雋永有味。本書可謂其學術結晶,內容廣泛,包括詩文評說、人物考證、版本論校、書畫考述等。

鄭騫(1906-1991)

字因百,中國古典詩詞曲研究家。遼寧鐵嶺人,畢業於燕京大學。曾先後執教於北京匯文中學、燕京大學,並曾於香港、美國講學。民國三十七年應臺靜農之邀,來臺擔任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直至民國七十年。先生治學嚴謹,對古典詩詞曲鉤沉發微,有獨到見解。著有《辛稼軒年譜》、《景午叢編》、《北曲新譜》、《陳後山年譜》等著作。
「學術研究叢刊」出版緣起

陶淵明時運詩之「宇曖微霄」與蟬聯句法
杜甫贈蘇渙詩之「昨夜舟天接」
杜甫的生日
有關唐彥謙之札記六則
唐詩「長句」考
蘇東坡的陽關曲
陳後山傳
陳簡齋傳
朱敦儒生卒年月彙考
論北曲之襯字與增字
西廂記作者新考
西廂記版本彙錄補遺
評介馮沅君著古劇說彙
永嘉室札記
永嘉餘札
永嘉新札
永嘉新札之餘
永嘉五札
龍淵里日鈔
讀詩偶記
唐碑七種考證
董源龍宿郊民圖正名
金代畫家武元直及其赤壁圖
碑帖考證
龍淵談藝錄
八風彙考
窺天偶錄
二十八宿之宿字及亢氐觜三字讀音考
跋故宮藏唐寫本切韻
切韻自序校定本
影印宋刊五臣單注本文選跋
增補足本施顧注蘇詩後記
跋三間草堂本唐才子傳
跋順治鈔本劉秉忠藏春集
跋黃嘉惠本董西廂
跋劉龍田本西廂記
跋陸貽典鈔本琵琶記

因百師《龍淵述學》整理後記/何寄澎
因百師《龍淵述學》整理後記
 
何寄澎(臺大中文系名譽教授)
 
因百師於民國八十年七月二十八日遽爾病逝,轉瞬一年有餘,此篇後記遲遲不能完成,蓋自愧並無資格執筆,又加以心神不時恍惚,難以專注為文之故。如今情況雖無改異,然每思恩師去我日遠,《龍淵述學》又急待付梓,不能不勉為提筆。悲恐交迫,不知所云。
 
我初受先生敎誨,已是二十年前,其後無緣親炙,一直到先生晚年,在家為輔仁中文所研究生講授古典詩學,那時我已任敎臺大,地利之便,每週便去上課,同行者尚有京都大學博士金文京兄。我們可以感受先生歡迎、喜悅之意。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幸運,因為我們算不上先生入室弟子,卻得以盡聞先生晚年詩學菁華,且得先生悉心指導—這如何不是天大的幸運?
 
文京兄不久就回日本,我因工作日繁,也無法繼續聆敎,但定期總會前往向先生請安,出版《龍淵述學》的構想就是那段時間內漸漸形成的。先生的道德學問是所有門生故舊熟知的;而先生著述之勤,也鮮人能出其右。可是先生心血結晶之問世卻寥寥可數。蓋先生不求世俗之名,遂亦為世俗所棄。民國七十三年,《陳後山年譜》由聯經公司出版銷路未佳,後遂無問津者。我對此世態炎涼,甚感憤憤,因此積極建議先生將未刊稿整理,交大安出版社印行。先生也欣然同意,還常常對人提起這事。不過後來的一、二年,此事並無進展,原來先生更傾向於先出版《清晝堂詩集》。這書不久便在大安諸君子不惜物力、完成老師心願的共識下問世了。我迄今猶分明記得先生撫觸新書時的喜悅形容。先生辭世後,我整理遺稿,發現一個袋子,裏頭裝的正是有關《清晝堂詩集》的各項資料,以及大安諸君子的名錄。詩集旣出,先生便開始專注從事其《龍淵述學》的整理工作,這期間他曾請樂蘅軍先生校理,邊德行小姐謄繕。也許因為年老體衰,工作進展得很慢—其實是因為先生一生做事都是嚴謹慎重、一絲不苟的。《清晝堂詩集》曾字斟句酌,一改再改;《龍淵述學》亦一貫如此。我後來整理遺稿,發現每個袋子封面上都記註的清清楚楚;而袋中每篇稿子,原稿、改正稿、謄清稿也都依次放好,絕不紊亂。一稿若有二份以上,則必註明「已校好,付印時不必再校」、「複本,及附參考資料」等字樣;他甚至排好目錄(幾經修訂,分別註明第一次稿,第二次稿,第三次稿),算好字數⋯⋯。我撫觸先生手跡,心中湧起莫名的激動與感動,但隨後不禁莞薾—這正是我們所熟悉的鄭先生啊!他講話是慢的,走路是慢的,寫字、做事都是慢的,他永遠徐徐的、緩慢的,但慢工出細活,而且還是寫了百萬字以上博大深厚的學術論著。想到我們做學問的急切、粗疏、沒有耐心、大而化之,羞愧就又來了。
 
嚴格說來,《龍淵述學》的稿子算不上我所整理,因為先生自己已大致整理妥當,我除了仔細檢查核對(協助者有東吳大學中文系徐玉珍同學)外,因字數不多、單行不便的考慮,權將先生原有意單獨印行的七篇(自〈永嘉室札記〉至〈讀詩偶記〉)置入本書,又將先生猶疑未決的〈切韻自序校定本〉收入。先生辭世後,葉師慶炳先生邀集林文月、曾永義、黃啟方、齊益壽諸先生及我整理遺稿。我們曾在臺大文學院會議室將所有文稿攤開,逐一檢視,《永嘉室雜文》(洪範版)所附之若干新詩、小說卽此時發現,但當時竟無《龍淵述學》書稿。後來我再到先生家中遍尋,終在院中角落紙箱中發現。天意冥冥,先生有靈,終不使此有價值之論著沉埋湮滅,剩下的,就看後起者如何珍視、發揚。哲人日遠,典型猶在。我永遠感念先生晚年對我的關懷與指導,我也永遠對能為先生做一點他喜歡的事感到無上光榮—大安諸友想必與我同樣的心情。
 
杜甫的生日(摘錄)
 
杜甫生於唐睿宗先天元年壬子、西元七一二,卒於代宗大曆五年庚戌、西元七七○,一生全在第八世紀。去年民國六十一年又逢壬子,西元已是一九七二,上距先天元年,甲子二十一周。於是有許多地方舉行杜甫誕生一千二百六十年紀念;而且有些人在陰曆正月初一為他作生日,因為他們相信杜甫生於這一天。
 
杜甫的生卒年,歷經宋元以至近代諸家考證,已成定論。生於陰曆元旦之說,則始於民國四十七年四川出版的一本《杜甫年譜》。該譜凡例有一條云:
 
所有以往之譜,於杜甫之生日皆付闕如。茲編則於生日問題依新出之證據已可能得一解決。
 
其考證全文如下:
 
據京兆杜氏工部家詩年譜:「公生於是年正月。」天寶十載杜位宅守歲詩云:「四十明朝過。」又大曆三年正月元日示宗武詩云:「賦詩猶落筆,獻壽更稱觴。」據此可定其生日是在元日。
 
此說旣出,因其新穎可喜,一個大詩人生於元旦歲首,確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所以頗有些人「欣然接受」,而且不願意把它打破。從凡例的口氣也可看出該譜作者大有「自矜創獲」之意。其實,此說並不能成立。據我所知,首先提出異議的是洪煨蓮師(業)。洪師在他所撰《我怎樣寫杜甫》書中說:
 
自宋元以來,杜甫被中國文人認為詩聖以來,往往這兒有一家姓杜的,那兒有一家姓杜的,鑽出來說是杜甫的後裔。甚至於有世傳家譜、宗傳詩法、家傳拜官誥命、等等為證。稍加考證,便露出作偽的痕跡來。⋯⋯至於正月初一日的拜壽,是「天增歲月人增壽」;不是母難、生日的壽。
 
洪師之外卽未聞有人提出反對意見。我從前對此並未十分理會,近來發現有些人還是願意相信《杜甫年譜》的說法,而洪師持論,語焉不詳,此問題實有澄清之必要,所以寫這篇短文,供讀者參考。
 
第一條所謂《京兆杜氏工部家詩年譜》,書名似通非通,大概是取杜詩「詩是吾家事」之意。此書從來沒聽說過,僅見《杜甫年譜》徵引,確實是來歷不明面生可疑,不知是從那裏「鑽出來」的。我旣未見原書,當然不能斷其必偽;但卽使可靠,它也只說「公生於是年正月」,並沒說是初一。
 
第二條證據則與中國尤其是古代中國的習俗不合。中國人向來是過年添一歲;有些地方「吃冬至飯卽添一歲」,見陸游《劍南詩稿》卷四十九〈辛酉冬至詩〉自注;有些地方過立春節添一歲,見陸游《渭南詞》(又稱放翁詞)〈玉樓春〉。無論元旦、冬至、立春,都是以大家共同的節日為增添年歲的標準,卽上引放翁〈玉樓春〉詞所謂「今朝一歲大家添,不是人間偏我老」。以生日為增添年歲的標準,過一次生日添一歲,是西洋習俗,清末以來始傳入中國,而且直到現在還是只有一部分人採用,杜甫之時更無此說。所以,杜位宅守歲詩的「四十明朝過」,乃是因為過年,與生日無關。《杜甫年譜》的作者,以近代傳來的西洋習俗來解決中國古代的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第三條證據則似是而非,因為《杜甫年譜》的作者未能了解「獻壽」二字的本義。古人說「為壽」、「稱壽」、「獻壽」,都是祝人長壽之義,並不是近代所謂拜壽、作生日。今就《史記》一書舉兩條例證於下:
 
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史記》卷七〈項羽本紀〉)
秦之群臣曰:請以趙十五城為秦王壽。藺相如亦曰:請以秦之咸陽為趙王壽。(《史記》卷八十一〈廉藺列傳〉)
 
上舉二例,前者是鴻門宴後者是澠池會,都是有名的歷史故事。鴻門宴不是劉邦或項羽的生日,澠池會也不是秦王或趙王的生日;所謂「為壽」,只是以祝對方長壽為頌禱之辭。《史記》之外,先秦兩漢古書中同樣的例子還很多,不必再旁徵博引。如說秦漢離唐朝太遠,我們還可以求之於六朝人作品。杜甫曾說「熟精文選理」,從全部杜詩可以看出他確是熟精文選。《文選》卷十六潘岳〈閒居賦〉云:「昆弟班白,兒童稚齒,稱萬壽以獻觴,咸一懼而一喜。」卷十三謝莊〈月賦〉云:「陳王曰,善!乃命執事,獻壽羞璧。」黃山谷〈答洪駒父書〉說:「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當然是誇大之辭;但〈閒居賦〉與〈月賦〉這兩段,顯然可以看出是「獻壽更稱觴」這句詩的來處。〈閒居賦〉稱壽獻觴的對象是潘岳的母親,〈月賦〉獻壽羞璧的對象是賦中假設的作賦人王仲宣。其稱壽或獻壽,在潘母是良辰美景家人歡聚,在王仲宣是酬謝其作賦之勞,都不是為了作生日。
 
說到這裏,一定有人認為杜詩雖用古事古語卻未必用古義,在杜甫當時,獻壽之意可能卽是後代的拜壽、作生日。這種想法是不對的。杜詩用事造語,法度謹嚴,在他創新的時候,便用他當時的語言,用古事成語的時候,便用其本義。當然也會獨出心裁,融合今古,但是,這樣作出來的詩句必是極為「渾成」的名句,像「獻壽更稱觴」這樣簡單平凡的句子,談不到融合今古,只是融合潘岳謝莊賦中的那兩句成語,自然是用其本義。而且唐人所用文法字義,與六朝時相差並不太多,五代北宋以後才開始改變而去古漸遠去現代漸近。最早也只能說這種改變開始於韓愈「文起八代之衰」以後,杜甫的時代則遠在「起衰」之前;杜甫比韓愈大五十六歲,杜甫死時韓愈年僅三歲。限於本題範圍,不能對此多作解釋;這是文字演變史上一般公認的事實,也無須多作解釋。所以我相信所謂獻壽稱觴不是杜宗武給杜甫拜生日,而是新年說吉祥話:「願父親千秋萬歲,長樂永康。」「獻壽更稱觴」是三條證據之中被認為最有力的一條,硬說獻壽就是拜壽作生日也並非絕對講不通。所以單講這一句還不足以完全使主張此說者心服,要再進一步,就〈元日示宗武〉這首詩的全篇,更進一步就杜詩全集,加以探討。示宗武全詩如下:
 
汝啼吾手戰,吾笑汝身長。處處逢正月,迢迢滯遠方。飄零還柏酒,衰病只藜床。訓諭青衿子,名慚白首郎。賦詩猶落筆,獻壽更稱觴。不見江東弟,高歌淚數行。
 
如果這一天真的是杜甫的生日,旣然提到獻壽稱觴了,總應該多有所發揮抒寫;而細讀全詩,旣無生日的欣愉,也沒有老病孤舟客中生日所引起的感慨,一點生日的意味都沒有。無論從文章波瀾說、從情懷感觸說,這是不合理的。元旦又逢生日,更增加了歲月催人之感,飄泊在外的人更易興起故國之思,這是很富於詩情詩意的題材。而杜詩一千四百多首之中,有關元日的詩卻只有兩首,示宗武之外,另一首題為〈元日寄韋氏妹〉,全詩云:
 
近聞韋氏妹,迎見漢鍾離。郎伯殊方鎮,京華舊國移。秦城廻北斗,郢樹發南枝。不見朝正使,啼痕滿面垂。
 
這一首周示宗武一樣,也是絲毫沒有提到生日的欣愉或感慨。杜甫成年累月作詩,內容範圍極為廣泛,何以於有關自己、最富詩情詩意的題材卻始終不曾利用,這又是不易理解的事。
 
綜觀上文所述,《杜甫年譜》提出的三條證據旣全部不能成立,杜詩本身又可成為有力的反證。因此可以說杜甫的生日百分之九十九不是正月初一。但不能說百分之百。從杜甫詩文全集及一切資料裏邊,找不到有關生日的線索,從正月初一到臘月三十,每一天都有可能,又如何能說絕對不是正月初一。
 
總之,這是一個永遠不能「解決」的問題。如果我們姑且相信《京兆杜氏工部家詩年譜》生於正月之說,雖不知其日而知其月,倒也未嘗不是聊勝於無的辦法。